1. <nav id="mn3e8"></nav><sub id="mn3e8"><table id="mn3e8"><th id="mn3e8"></th></table></sub><form id="mn3e8"></form>

    2. 
      
      <center id="mn3e8"></center>
        <wbr id="mn3e8"><legend id="mn3e8"><video id="mn3e8"></video></legend></wbr>


        《当代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研究丛书》

        发布时间:2017年6月23日  阅读次数:7358  

        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
        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6月隆重推出


        《当代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研究丛书》
        the Basic Theory Research of Contemporary Marxism

        丛书简介:
        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研究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当代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具有方向性、根本性作用。本丛书从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五个角度,深入探讨了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领域最基本、最重大的理论问题,展示了近年来我国学者在当代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研究方面所达到的学术水平,反映了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新进展、新观点和新成果,对于推进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












        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        

        杨?耕  /  等著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础理论研究  

         程恩富  /  等著

         

         科学社会主义基础理论研究               

        秦?宣  /  

         

        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                 

        任?平  /     

         

        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                 

        张一兵  /  等著










        《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后记
        作者:杨耕

        一个伟大的哲学家逝世之后,对他的观点、思想和学说进行持续性研究,在人类思想史上不乏先例。但是,像马克思主义哲学这样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如此广泛、深入而持久的研究却是罕见的。在当代,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仍是一门“显学”,研究的范围愈来愈广,层次愈来愈深,角度愈来愈多,其探讨的问题之宏大邃微,概念范畴之洗练繁多,理论内容之博大精深,思潮迭起之波澜壮阔,学派形成之层出不穷,实为任何一种哲学研究无法比拟。这使我不禁想起了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柯林武德的一段颇有见地的论述:“对某种学说进行激烈的论战,乃是争论中的学说在作者的环境中形象高大、具有强大的吸引力的一种确实无误的标志?!?/span>

        当然,我注意到,在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不同维度、不同层次的研究中,基础理论研究具有根本性和方向性,犹如一座宏伟大厦的基石,仿佛一艘远洋巨轮的舵手?;±砺垩芯看痈旧现圃甲哦月砜怂贾饕逭苎Ю砺壑魈?、理论内容、理论特征和理论职能的理解。正因为如此,我们向读者呈上这部《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研究》。

        这部著作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吉林大学孙正聿教授,复旦大学俞吾金教授、吴晓明教授,南开大学王南湜教授,北京大学丰子义教授、仰海峰教授,武汉大学陈立新教授,以及北京师范大学杨耕教授参加了本书的写作。这部著作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作者们30年来上下求索、深刻反思的思想历程,是作者们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心灵写照和诚实记录。在这里,作者们以“客观的理解”为准绳,力图用简洁的语言、适当的叙述、合理的逻辑展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础理论。但是,我们并不认为这部著作完全恢复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的“本来面目”,这些解释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文本”,因为我们深知解释学的合理性,深知我们与马克思之间存在着“文化差”、“时代差”,而且马克思离我们的时代越远,对他理解的难度也就越大,就像行人远去,越远越难辨认一样。

        人们常说“理解万岁”,这本身就说明理解的艰难性、复杂性。人总是生活在具体的历史环境中,并在特定的意识形态氛围中进行理解活动的。历史环境的不可复制性,历史进程的不可逆转性,历史事件的不可重复性,使理解者不可能完全回归到被理解者的特定的历史情境,不可能完全“设身处地”地从作者的角度去理解文本,因而也就不可能完全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和文本的“本真精神”。同时,任何一个理解者在理解某一人物、某一事物之前,已经有一个“理解的前结构”在其头脑中存在着,并支配着其理解的维度、广度和深度?!吧踔磷蠲弧墓鄄煺咭膊荒苡煤廖奁难劬θタ此芪У氖澜纭保ǜ鹄叮?。你若看错了,你就会想错;你若想错了,你就会看错。这仿佛是一个矛盾,然而,却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矛盾。

        理解永远是具体的历史的,它不可能超出理解者背后的实践活动、知识结构和文化背景。因此,这部著作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的理解,也必然受到作者们“理解的前结构”的制约。全部问题在于,我们应站在当代实践的基础上,使理解者的视界与被理解者的视界融合起来,从而不断地超越传统的理解,不断地逼近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来面目”。当然,这是一个艰难的思想登山过程。由此,我想起了雪莱的著名诗句:
        “走向权威之路并不康庄,
        更有狂风暴雨君临着高处?!?/span>
        ?
        香港lhc开奖结果记录-香港百分之百一肖中特-香港本港台开奖结果